゜曇天

叶神生快【貌似未完?】

嘛,一篇很随便的文,给叶修庆生
有些设可能定会和原文不符,烦请指出_(:_」∠)_
进行了一些修改_(:_」∠)_
☻…☺…☻…☺…☻…☺…☻…☺…
0.
当我再次听到叶修这个名字的时候,距离初中的那次事情已经过了大概有十多年了。这倒不是一直没有他的消息的意思,只是这么多年他大抵是一直没有用自己的真名。
1.
我是叶修的初中同学。
叶修给我的第一印象……嗯,实际上一开始我都没怎么注意到他,后来恰巧有个朋友和他是小学同学,就给我介绍了一下,还真是峰回路转。
打招呼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形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印象比较深的是一开始轮流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站起来淡淡的开口:“大家好,我叫叶修,最喜欢游戏。”
真是个有胆量的人,我想,老师的表情大概也挺精彩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很多人觉得玩游戏的学生一定学习差到没边儿,但是叶修不然,虽然也不是说有多顶尖,但是也算是个比较靠前的位置,数学学的很好,这让我这种都削减了打游戏时间但成绩依然在中等水平线浮动数学一直很萧条的人不禁扼腕叹息。
这也就算了,跟他pvp还总是被打败,这就很尴尬了。不过还好,有这种遭遇的人不止我一个。
我们班有个传统,就是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本月过生日同学的生日会。叶修这个人其实很好,就是有的时候说话太诚实,就显得有些嘲讽,所以五月份生日会的游戏环节我们总是起哄整他。他也不生气,就是尴尬的时候会露出无奈的表情。
还有一些事情,大抵就是他又在什么什么游戏里打败了我们多少次这种,再之后就是那次事件。
都已经是初三了,虽然没有传说中那样焦头烂额,但是相比前两年还是忙了不少。下学期的时候,叶修来学校的次数变少了。一开始我们都觉得他是身体不舒服,直到班长在群里发问:你们有谁知道叶修在哪吗?他家长都特别着急。
出大事了的感觉。我打开qq问了他一句,他很久才回,语气还是那么轻描淡写:“我走了,别太想我啊,最后几十天了你可得好好学数学。”
就这样,自从某一天以后,他就再也没来过学校,也没听到他的音讯。
那一年五月份的生日会没有他,我和那一群哥们就给游戏里的账号上发了生日快乐,他居然回了我们。
有电脑还有网……他不会是去打游戏了吧,简直是深入灵魂的热爱啊。
不过如果是去做喜欢的事,那一定很快乐吧,虽然离家出走不太值得提倡。
那一年的毕业典礼也没有他。
他的生日怎么过的?毕业之后我随口一问,而被我问及的人有些奇怪的耸耸肩,谁知道呢。
再次听到有关他的消息,就是高三的时候了。
tbc
没写完啊……那这篇没写完的文章就当生贺?

开学产物(不

标题什么的真的很苦手_(:_」∠)_
国设,梗来自我两年前暑假去美国参加独立日活动后下雨被淋了一身……这样的事
ooc什么的好像超严重!有的请一定指出!
☻…☺…☻…☺…☻…☺…☻…☺…
7月4日的早上,还没太睡醒的阿尔弗雷德刚想趴桌上小睡一会,就受到了秘书猛的开门的声音的惊吓。
秘书一脸为难的表情,“美/国先生,今天晚上的烟火要取消了,真遗憾啊。”哦原来是这个事。“诶?为什么?”“天气预报突然说晚上下雨,所以……很抱歉。”
“这样啊~那还真是没办法啊~”
说起来,很久以前的今天也是。雨没有冲刷掉那天的记忆,反而让它愈发的在脑海里清晰起来。

     下雨的话晚上应该就没有事了……给他打个电话吧☆
阿尔这么想着拿起了桌上的话筒。话筒那边的亚瑟会是怎么样的神情呢?如果做得到的话真希望现在就能看到。“喂亚瑟,身体好点了吗6ω6果然是一把年纪了XDDDDDD”“笑什么啊小鬼,怎么不去过你的生日。”啊,这样的事还是不要太早告诉他。“因为那个什么……总之,王耀夜观天象说让你晚上9点开窗户☆拜拜☆”“搞什么喂,真的是王耀说的?伦敦一直在下雨,开窗的话会……喂?喂?”真是的阿尔弗雷德这家伙!总是这么没有礼貌!做什么都急匆匆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冷静!想一出是一出!……
哼,在独立的时候倒是考虑的周到点。

         说起来他好像从来没有请我去给他过生日呢,7月4日的时候自己也没怎么长时间和他待在一起。亚瑟看着外面阴雨绵绵的夜空,但几乎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有灰色的街道和建筑闪着微弱的水光,仿佛这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一样。曾经认为自己被抛下,仔细想想,阿尔独立的事早晚都会发生。会有那么一点难过也只是因为……
唯一想不到的,是自己会被深爱的人用枪指着吧。

       那家伙说九点开窗是想干什么?亚瑟有点恍惚的听着秒针走动的声音,现在已经九点了吧,开窗的话还是什么都……
但是这次亚瑟的判断错了。
    “亚瑟!这里!”我真的没看错吗,亮金色的头发和海水一样的蓝色的眼睛,印着美国国旗的伞,还有那种蠢到一定地步的傻笑……今天是他的生日啊,为什么要来这种一直下着雨的阴冷地方,明明在美国有那么多的人会祝福他。
「叮——」是门铃的声音。
“亚瑟!”“唔……!”刚刚打开了门就突然被抱住,呼吸一下子被打乱,拥抱自己的人温暖的呼吸柔柔的撒在耳边,眼眶也不自觉的热了起来。
外面淅沥的雨声消失了,只剩下恋人用难得温柔的语气请求,“能陪我一起过生日吗?”
即使这一天给我们带来了伤害。
“抱歉啦亚瑟,以前一直没能在这样的时候陪着你,本来是不想让你难过的,但是好像这样你会更不好受。”才不是呢,我好的很。
“你难过,不安的心情我也来替你承担一些吧。”
我才没有不安。
“而且,过生日的时候果然还是有你陪着更高兴呢☆”
“我知道啦。
“生日快乐,阿尔。”
好像有什么凉凉的东西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但亚瑟还是抑制不住嘴角的上扬。
「Fin」
☻…☺…☻…☺…☻…☺…☻…☺…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捂脸
写到最后我都混乱了【捂脸×2
不说了,我复习准备明天的开学考试【手动再见】